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行业新闻

香港街头政治运动的三大根源及其解药

发布时间:2019-08-13 16:39    浏览次数 :

在近期使香港陷入政治危机的反修例示威抗议活动中,香港的年轻人冲在最前面,充当了急先锋角色,他们呼吁政府撤销允许将嫌疑人引渡到中国内地的修例提案。上百万人走上街头,以迫使香港政府撤销修例,其中少数人甚至暴力冲击立法会,导致香港社会陷入极端撕裂的境况。

香港中文大学近日进行的民意调查,颇能勾勒出这场冲突的轮廓——15至39岁年龄层反对修例的受访者,远多于同龄的支持修例者,达四至五倍;这个年龄层反对修例的比率,也比40至59岁受访者,以及60岁或以上受访者为多。年轻人群体显然是这场冲突的主体。那么,是什么让他们走上街头根源呢?解答好这个问题,有助于找到香港青年工作的短板,进而对症施策。

三大根源——香港青年走上街头的病因

香港年轻人成为街头运动主力,是各种因素交织之下的产物。其中,既包括香港年轻人对于中国内地认同度不高因素,也有年轻人面对香港社会种种压力——房价高涨青年人安居无望,发展机会受限前路未明,社会贫富悬殊日益严重等怨气积累的爆发。

对此进行深层次剖析,香港年轻人走上街头的根源,至少有以下三个层面:

首先,是青年人安居无望,面对前路未明的沮丧。这之中,首当其冲的便是住房压力。在被问及香港“最急需处理的问题”,或者“最关心的社会议题”,房屋问题始终是最受关注,最受争议的。香港的房屋的高租金和高楼价,除了给年轻人生活带来相当大的负担以外,也扼杀了他们很多发展的空间和可能性。

美国国际公共政策顾问机构Demographia一年一度的《全球房价负担能力调查2019》数据显示,香港连续第九年排在全球最贵的房价榜首,属于“极度负担不起”之列,房价收入比达到20.9倍。这个数字意味着如果不贷款,香港人买房需要不吃不喝20.9年。

根据香港政府统计处发布的数据,截至2017年底,只有49.2%的香港本地家庭拥有所居住房屋的所有权,这个数字已经达到199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该比例在2004年时曾经达到54.3%。香港现任特首林郑月娥上任后,香港房价仍不断上涨,各种楼价指数一再破顶,出租公屋的轮候年期屡屡创下历史新高,居于不适切居所者不计其数。处在香港社会最底层的年轻人自然安居无望,这是香港年轻人对港府产生不满和抗拒的重要源头之一。

青年人安居无望,再加上就业困难,自然压力更大。数据显示,20世纪70至80年代香港人均 GDP 增速维持在6%以上,而过去5年里这一指标仅为3%。劳动阶层和年轻人的就业机会有限。香港统计处公布最新的4至6月的失业率数字显示,虽然整体失业率继续维持近20年的低位,但当中青年失业率的问题却不跌反升,15至19岁青年失业率上升1.9个百分点,至12.2%。而事实上,香港青年失业率一直维持在双位数字之上。即便青年人实现就业,收入也鲜见增长。香港回归二十周年时,有学者曾整理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数据,发现自1997年至2015年,大学生收入的平均数只由14,250元增加至18,583元,如果扣除通胀,增幅更只有7.5%。面对青年困局,官员少有思量如何为青年创造好工,制定有利青年就业的产业政策。

以上只是香港年轻人所面对的社会问题的一个切面,但它们盘根错节、不断累积,所衍生出的是一个日渐分化、充满隔阂的香港社会,早已使香港社会成为一个一触即发地火药桶。

其次,缺乏国家认同,对一国两制存在认识偏差,是香港年轻人走上街头,甚至有一些人以武相抗的思想根源所在。这次反修例示威抗议事件中的主力军,都是在过去一二十年成长起来的年轻人,与老一辈人相比,香港年轻人与中国内地的联系不再那么密切,这使得他们认为自己拥有独特的香港人身份,而不是中国人的身份,在这次运动中显得尤为突出,一些激进者甚至实施了违法暴力行为。

香港回归之后“去殖民化”的不彻底和国民教育的缺失,让他们对中国缺乏基本国家认同,对一国两制存在认识上的偏差,过分的强调“两制”而否认“一国”,甚至将“一国”和“两制”割裂和对立。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前特首董建华日前会见记者时表示,他对7月立法会遭受冲击感到心痛,承认是自己任内开始推行的通识教育失败,令年轻一代变得“有问题”。

香港近年来发生的一系列暴力事件表明,年轻人思想变得越来越激进的根源在学校,通识教育其中重要因素之一。通识教育科2009年正式在香港高中推行,之后列入必考。包括六个单元,即个人成长与人际关系、今日香港、现代中国、全球化、公共卫生以及能源科技与环境。但通识教育科教科书无统一课本、无标准答案,甚至无须送审等诸多原因下,造成内容错漏百出,甚至沦为别有用心之人向青少年灌输政治立场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