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行业新闻

特朗普对军方换血 对华姿态或面临改变

发布时间:2019-08-13 18:02    浏览次数 :

美国的军事领导层服务于内阁,但也独立于部分政治决策。无论美国总统特朗普何等无厘头或不靠谱,其提名的军方领导层大多都要保持中立,党派意识形态色彩不是很浓厚。7月以来,特朗普新提名的国防部长人选埃斯珀、参联会主席米利以及副主席海腾都注重在军事领域应对中国的竞争与挑战,尤其是美国武器系统的更新和亚洲军事姿态的展现。

埃斯珀(Mark Thomas Esper)曾担任美国主要国防承包商雷神公司的政府关系副总裁,被认为是军工领域顶级说客。他有十年的军队服役生涯。小布什(George W. Bush)时期曾担任国防部的副助理访长。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后担任美国陆军部长,推动人事改革,并注重通过引进更先进的武器设备应对同中俄等竞争对手的可能冲突。

埃斯珀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处理好国防部和军工商之间的旋转门关系。(VCG)

在7月16日参议院军事委员会的听证会期间,埃斯珀最大的争议就是他和军工合同商之间的关系。民主党议员对此揪住不放。但是,对于一个受游说利益绑架的国会,又怎么会抓住军工利益集团的事情不放,阻碍他的提名通过呢?所以,他通过参议院的提名审核是没有问题的。

米利(Mark Milley)将替换奥巴马(Barack Obama)时期担任参联会主席至今的邓福德(Joseph F. Dunford)。被提名担任参联会主席前,米利已担任陆军参谋长长达近4年的时间,属于美军陆军最高指挥官,有近40年的军队生涯。有美国媒体将其称为军队内部的“改革派”,是一位受军方和政界普遍好评的军队“干将”。

他最大的闪光点是其特战经历和实战经验。他曾参与过美军出兵巴拿马的行动,并在埃及西奈半岛、海地、波黑和索马里等多地执行过任务,并多次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中担任军事指挥和领导职务。在7月11日的参议院军委会听证会上,米利向国会议员承诺,如果通过提名,他就国安事务献策时绝对不屈从于白宫的政治施压。

相关阅读

美军战略司令部司令海滕(John Hyten)被提名担任参联会副主席。他的军队生涯主要在空军体系度过,注重对武器系统的研究。不过,他现在卷入一场性丑闻指控,尚不清楚是否会影响他的提名审核。根据媒体报道,美国军方调查尚未发现足够证据。

以上三位军方领导提名人,都将中国视为主要安全挑战和竞争对手,而非敌人。米利7月11日在参议院军委会的听证会说,中国不是敌人,而是未来50至100年里美国最主要的安全挑战,美国必须做好准备。他认为,二战以来的国际秩序面临最大的压力。

而且,和前访长马蒂斯(James Mattis)、邓福德以及奥巴马时期的其他军方领导人相比,埃斯珀、米丽和海腾都非常重视武器的更新,注重在研发新武器、在新领域(比如太空和网络)加大研发和资金的投入。

埃斯珀(左一)和特朗普能否和平相处值得关注。(Reuters)

除此以外,三人对美国在印太的军事姿态和台湾议题的看法基本一致,符合奥巴马时期美军的理念,即联合盟友加大对中国的施压,并依照美国国内法律,向台湾出售所需的军事设备及服务。由于特朗普执政前三年专注于贸易实务,美国军方在南海或印太的军事存在并不是很明显和密集。此次美国军方领导层换血后,五角大楼很有可能对美国在南海的姿态做出调整。

不过,这也要看特朗普的政治需要。

特朗普刚上台时,非常喜欢重用军人,让他们担任国安顾问、国土安全部部长等重要内阁或内阁级别的职位。但是,由于军人的直率性格和政治上不懂变通,导致他们和善变的特朗普无法相容。最终,军人幕僚都不得不离开。自那以后,特朗普似乎对军人不再感兴趣。自马蒂斯离职后,特朗普就不急于找到新人选。更何况,他也曾说过,自己就是三军统帅,似乎可以不用国防部长一职。

但无论如何,今后美国军方和特朗普政府的关系依然值得关注。从当前伊朗核问题或美伊关系的处理来看,军方和特朗普政府及其国安团队,都存在一些意见分歧。这种分歧很有可能也会体现在特朗普接下来印太姿态调整这一方面。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皇金

特朗普对军方换血 对华姿态或面临改变

马航MH370谜团再添新线索 89公斤不明物品被带上客机

2019-07-17 15:16:01

下一篇

特朗普对军方换血 对华姿态或面临改变

全球天然气格局恐被打破 中美市场地位将现重要变动

2019-07-17 05:4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