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行业新闻

湖南湘江支流50米决堤调查:燕子衔泥与决堤洪水

发布时间:2019-08-14 12:19    浏览次数 :

  原标题:湘江支流50米决堤:多艘采砂船堵塞下游坝桥 以往维修被挖树铺泥 

  本报记者 郝成 程维 衡阳报道

  看到积攒多年的现金被洪水卷走,69岁的颜晚英追进水里,不幸离世;夏江平用4年、80多万元建成的4层楼,坍塌成奇怪的形状;从广东赶回的黄正,发现电话那头和家里一样,都是淤泥和裂缝……过去8天,50米长的决堤豁口始终敞开,注视着杨梓坪村。

  “电视、网上都说决口已经合龙了,究竟谁在撒谎?”2019年7月17日,湘江支流洣水东岸河堤上,村民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回忆,过去几年,出事河堤至少被修过3次,但每次都只是将树木、杂草挖走,铺上一些黄泥。

  这段河堤位于衡东县洋塘河坝桥上游300米,坝桥东头拥有一座水轮泵水电站,多艘采砂船撞击坝桥,并至今堵塞在那里。当地拥有大量小水电、采砂船。人们怀疑,水电站和采砂船阻挡了水流,于是上游那段不够坚固的河堤,成为洪水击破的出口,悲剧因此发生。

  据衡东县官网,自7月6日强降雨,截至7月15日,36.18万人受灾,转移安置64834人,受灾农田15482公顷,倒塌房屋92户229间,因灾直接经济损失6.76亿元。据报道,受灾严重的杨梓坪村曾发生两处决口,13日夜间,其中一处60米的决口被武警官兵抢修合龙。

  村里的老人告诉记者,上一次遇到这样大的洪水,是25年前,1994年。7月18日,上述50米决堤豁口旁,有工队开始铺石块,但现场负责人要求记者由宣传部陪同方可采访、拍照。截至记者发稿,就洪灾中的采砂船、堤坝修建等问题,及是否有人因此被调查,当地相关部门未作回应。

  燕子衔泥与决堤洪水

  7月9日上午10点37分,河堤出现不足1米宽的漏水缺口,附近的村民拍摄视频,发到村里的微信群中,大家开始担忧。紧接着,水流变成3米宽的喷涌,到11点,决堤!

  正对决口的,是黄正的家。那栋漂亮的3层楼房,是父亲在2002年花了30多万元修成的,花了全部积蓄。当年,黄正觉得不值,衡东县城里的房子才十几万元,何必一定要在村里建。7年前父亲去世,多数时候,母亲住在这栋楼里。

  35岁的黄正,9点多的时候便看到了漏水信息,他在广东给母亲打通电话,老人还想要收拾些东西离开,黄正急得大喊。母亲乘船离开,换了几次船,才到了县城。黄正也随后匆忙赶回。

虽然过去了8天,但50米的决口仍敞开着。 本报记者 郝成 摄影

虽然过去了8天,但50米的决口仍敞开着。 本报记者 郝成 摄影 

  3米高的洪水将大门冲垮,留下大量淤泥和裂痕。黄正认为,堆在门前的砖块起了缓冲作用。痕迹显示,洪水破堤后,将20多米处冲成大坑,并旋即左转,直奔夏江平家。

  “辛亏老人、孩子都不在家。”44岁的夏江平当天在外打工,70多岁的父母和两个未成年的儿子都在外地。2014年开始,夏江平花了50多万元建4层楼,2017年建成,2018年又花了20多万元完成装修。为此,他至今还欠着亲友十几万元。

  但现在,这栋楼变成了一个奇怪的形状:迎着洪水一侧的房角,从上到下坍塌,家里养的小鸡可以直接走到3楼;对角线的另一侧,顶楼下方一大块掉落,开出一个跨楼层、比房还大的缺口;整个楼都严重歪斜着,随时可能彻底倒塌。

夏江平家受损严重。 本报记者 郝成 摄影

夏江平家受损严重。 本报记者 郝成 摄影  

  夏江平家西边的邻居,堂屋大门对面被洪水击穿,后边的一户人家,则被冲开大片地基。洪水越过他们的房子,跨过农田,撞击到夏家台沿路房屋。更多的水量,则在冲击过后,向颜晚英家漫过去。

  69岁的颜晚英躲在2楼,水漫过一楼的窗户。12日,洪水退去时,她发现自己积攒多年的1万多元现金,正在被洪水卷走——家人回忆,这笔钱包括几十年来晚辈给的节日红包,也包括政府发给孙辈的独生子女费。

  老人追入水中,不幸离世。在灵堂外,邻居们讲述着村里其他人相似的情节——积攒这一笔钱,真的需要很长很长时间,长到头发全白,儿孙成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