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行业新闻

大爱书院里的幸福长者:我的生活我做主

发布时间:2019-08-14 18:08    浏览次数 :

根据《老龄蓝皮书 (2018)》调查报告显示,当代中国老年人口数量持续增加,人口老龄化程度持续加深,目前的养老供给机制难以满足老年人的多样化需求。

传统的养老模式更加关注长者的身体健康,却忽略了长者的心理、精神需求,从而形成了养老产业重护理的普遍运维模式。在这种模式下,长者经常处于被动管理、护理的状态,最多能选择由谁提供健康护理,而在日常生活方式上的自主选择需求则被忽视。

难道养老只有被人照料、被人护理这一种选择吗?长者们能不能自主决定如何生活呢?从住在大爱书院的叶桂蓉阿姨、樊润生阿姨、丁金凤阿姨的日常生活中,我们找到了一些答案。养老,可以有更多、更自主的方式,坚持“我的生活我做主”,才能真正地实现“老了,更幸福”。

叶桂蓉阿姨:做主生活,找到“人气儿”

81岁的叶桂蓉阿姨退休前任职于中日友好医院妇产科。2004年结肠癌手术以后,以顽强的毅力战胜病痛,开始了晚年生活。叶阿姨性格坚强,她自我评价是个“主意很大”的人,所以退休之后便打算住养老院生活,避免两代人一起生活不方便。虽然这个决定遭到了子女的反对,但在叶桂蓉阿姨看来,选择如何度过晚年生活是自己的事情,便自己做主“自立门户”。

叶阿姨了解大爱书院是在2018年。当时最直观的感受是这里的建筑大气、高档。而大爱书院所在的大爱城社区有医疗中心、学校、农场等配套设施,有实际物质支撑和提升发展的基础条件,未来规划也十分明晰,因此给叶阿姨留下了深刻印象。

被文艺课程打动决定入住。未见大爱书院之前,叶阿姨对它无感;见到大爱书院之后,叶阿姨直接决定入住。因为大爱书院设置了丰富的文化艺术课程,而叶阿姨一直喜欢文艺活动,了解到能有机会接受正式教学,便下定决心入住大爱书院。

大爱书院里的幸福长者:我的生活我做主

周到的服务让叶阿姨开始依赖书院。叶阿姨拿定主意便雷厉风行。4月参观过大爱书院,10月就已经入住了。在书院生活将近一年,发现越来越离不开书院了。“这里的服务真的太好了”,阿姨很认真地说,“现在偶尔回家去住,心里都很不踏实。因为书院提供家庭医生上门、健康管理、24小时紧急救护等医疗服务。有时夜里不舒服,打个电话或者按下床头的急救钮,就很快有人上门提供治疗。自己回家去住,总是担心夜里不舒服的时候,都没有人在身边照料。何况,自家小区里的医院还得挂号、等待,还要收费!”

大爱书院里的幸福长者:我的生活我做主

家里的生活有人气儿才行。从2004年离开子女独自生活,到2018年入住大爱书院,叶阿姨在位于北京顺义的某个社区一直住了14年,见证了整个社区的发展。同时还作为元老级人物,组建了抗癌俱乐部、球队等。但她最终选择了离开。叶阿姨说,虽然那个社区活动不少,配套设施也齐全,但多数情况下自己和老伴儿还是守在家中,处于“空巢”状态。

入住大爱书院以后,叶阿姨培养了更多的爱好,唱歌,弹琴,充实忙碌。叶阿姨说,除了活动以外,日常的生活更要多点儿人气儿。因为大爱城是全龄层社区,不仅有入住大爱书院的老年人,社区中的年轻人和孩子也很多。和其他只有老年人的养老机构相比,这里有年轻人来来往往,增添了许多生气。所有大爱书院的员工们脸上也总是洋溢着笑容,礼貌热情地和自己打招呼,问问家里的需求,聊聊最近的功课和活动。因为书院里热情和活力的氛围,所以自己也青春焕发,更希望自己的朋友们也能同住一起感受这样的气氛。

大爱书院里的幸福长者:我的生活我做主

叶阿姨相信,书院还会继续提升发展,无论是文艺课程的设置,还是大家关心的医疗条件、北京医保卡的通用等等都会随着大爱书院工作的推进逐渐完善起来。因此,她也会继续召唤自己的朋友们和她同住。

樊润生阿姨:做主自己的“学霸”生活

83岁的樊润生阿姨,性格和名字一样,很“男孩子气概”,性格豪爽,做事干脆。大学毕业时北科大留校任教的她直接选择了支援三线建设,在甘肃工作到退休才返京,即使薪资上有很大落差,也从未后悔。樊阿姨很久前就决定了退休后入住养老院,遭到了儿子的反对,但樊阿姨夫妻俩信念坚定,磨到儿子同意立即入住了大爱书院。

大爱书院里的幸福长者:我的生活我做主